新華社上海6月17日電(記者姚玉潔、張宏妹) 一個臺灣退伍老兵,因為一筆銀行業務與上海退伍“小兵”朱捷成了忘年交;一場意外變故,讓原本富足的老人一文不名,原來婉拒做義子的朱捷卻把老人接到家裡照顧起居,像親兒子般為老人養老送終。
  直到老人戰友的一封表揚信,才揭開了這段跨越海峽的十年拳拳“父子情”……
  兩個“老兵”的忘年交
  2002年,臺灣退伍老兵楊銀岳夫婦從臺灣回到上海定居。楊先生將買奉從臺灣匯至上海一個遠房親屬賬戶上,部分存款也以親屬名義開立,後因雙方爭執親屬不願透露密碼,老人拿著存單無法取款,陷入窘境。
  根據銀行規定,辦理大額取款必須攜存單所有人身份證,並且憑密碼辦理。時任工商銀行上海市曹楊第二支行大堂經理的朱捷,在瞭解老人困境後,利用休息時間來到楊銀岳夫婦住所,在居委會的幫助下找到了楊先生的遠房親屬,曉之以理、動之以情,在一番懇談後,終於解決了楊老先生的存款問題。此後,朱捷又利用業餘時間多次陪同老人到外資銀行,幫助老人辦妥了繁瑣的跨境、跨行轉賬業務。
  楊銀岳是一位退伍臺灣老兵,和那個年代很多人的命運一樣,他於1949年離開大陸前往臺灣,從此闊別數十年。而朱捷也是曾經當過兵、扛過槍,一老一小就這樣成了忘年交。
  此後,楊老先生和老伴有事沒事都愛到工商銀行的網點來,得空和小朱聊會兒天成為他們的一種習慣。老人有一雙兒女,但均已移居國外,日常聯繫漸少。朱捷知道後就格外留心老夫婦的生活,常去看望他們。老人有糖尿病等慢性病,外出打針不方便,小朱當過部隊衛生兵,就常常為老人打胰島素,給二老做按摩。
  “做我們乾兒子吧!”在細水長流、倍感溫暖的照料下,楊銀岳不止一次跟朱捷提出“認親”。小朱卻總是以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婉拒,“最怕被人閑言碎語,我不想被人家說成貪圖你的財產”。
  “別人躲都來不及,你怎麼還請個‘爹’回來”
  2005年,楊銀岳夫婦決定回浙江寧波慈溪養老定居。朱捷幫他們賣掉房子,處理了所有複雜手續後,依依送別。雖然分開了,雙方還是經常電話往來,朱捷還兩次去慈溪看望老人。
  2009年的一天,朱捷突然接到楊銀岳的電話:“我回上海了,活不下去了……”原來,此間老人經歷了巨大的人生變故,喪偶、遭遇詐騙等接二連三的不幸嚴重打擊了他的健康,存款也所剩無多。無依無的老人回到上海居住,本想一個人咬牙頂住,卻在孤苦不堪中再次撥通了小朱的電話。
  得知老人的變故,朱捷也心疼不已,堅持在繁忙的工作中每周去探望老人,陪他聊天,為老人做飯、整理房間。這是一段奔波辛勞的日子,當時朱捷在工行嘉定支行掛職,從嘉定到浦東,單程耗時一個半小時。每周的探望也解決不了老人的問題,特別是內心的孤單和寂寞。最終,朱捷下決心將老人接到家中照料。
  為了給老人安排一個舒適方便的居所,朱捷決定每月花2000多元在自己樓下租了一間房。房東不解地問:“別人遇見這事躲都來不及,你怎麼還請個‘爹’回來”朱捷誠懇地說:“我的親爹不在了,楊老先生現在就是我的爹!”
  楊銀岳老先生順利住進了新居。由於這段時間老人幾乎身無分文,朱捷承擔了房租、生活費、醫葯費等所有費用。朱捷的家人和鄰居也組成了照顧老人的接力賽:小朱在家時,由他負責老人起居和陪伴;小朱上班時,家人、鄰居都會一起幫忙看護老人。
  2012年8月26日,一直安好的楊銀岳老先生猝然辭世,享年83歲。由於無法聯繫到老人親屬,朱捷一人承擔了楊老先生的後事。殯儀車來後,工作人員要他幫忙將老人抬上靈車:“你是兒子,你抬頭,我抬腳。”朱捷沒有辯解,將老人抬上靈車。
  凡人善舉,老吾老以及人之老
  “這段日子是老楊晚年最快樂的時光!”楊銀岳的老戰友徐明是整個故事的見證者,兩位老人持續多年的“電話粥”,讓徐明對朱捷這個從未蒙面的上海小伙的故事非常熟悉。楊老去世後,徐明從臺灣飛到上海幫助朱捷料理後事。
  在整理楊老遺物的時候,到處可見的一張張香煙殼子讓徐明淚流滿面。閑不住的楊銀岳喜歡去外面溜達,朱捷怕老人有意外,每天出門都在老人衣服里塞一張香煙殼子,背面寫著“如有事請聯繫朱捷,有重酬。”在老人的日曆上,隔三差五寫滿了“今天問朱捷借若干元”“看病花若干元”等等的字樣。
  為了完成老人葉落歸根的心愿,在老人去世一個月以後,朱捷和徐明將楊老的骨灰送至浙江慈溪,與老伴合葬。徐明輾轉聯繫到楊銀岳遠在澳大利亞的女兒,在朱捷的陪同下辦完了各項善後手續。對於朱捷盡心儘力照顧自己的父親,楊老女兒表達了衷心的感謝。
  十年如一日照料一個非親非故、失去財產的老人,是什麼讓朱捷做出這樣的堅持朱捷的回答很實在:“我覺得自己有責任這樣做,其實你也沒辦法想太多,一個孤苦的老人在那,難道你能聽之任之不管嗎”
  十年的流水時光,朱捷用一個平凡人的真誠善舉踐行了中華民族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”的美德。回到臺灣的徐明,滿懷感激和感慨,給工商銀行上海市分行寫了一封表揚信,這段持續十年、跨越海峽的“父子情”才為人所知——
  “朱捷先生在我老友已身無分文的情況下,依然幫助我友,使得我老友最後的那段路走得那麼安詳。朱捷先生上有老下有小,依然精心照料我老友,不放棄,不忌諱,此乃大仁大義之舉,充分體現了忠、孝、仁、義、溫良、恭敬等高貴品質。衷心希望看到兩岸人民共同努力把這個傳統美德延續下去,中華民族會更團結更強大。”  (原標題:上海小伙朱捷十年如一日照顧臺灣退伍老兵)
創作者介紹

dick

pbdalqjy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